1.jpg

《古印度文明與宗教史考(十八)》

《佛家學派7

 

18.《佛家學派變質的罪魁禍首》

要談第三次結集前,就不得不談「孔雀王朝」的 阿育王,正是此人將「佛家」

 

推入部派分裂、流變、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們從前面的17章可以知道,印度的歷史記錄多從史詩中口傳,難以清楚其確實年代,而較為能夠確定的時代記錄,是始於 阿育王

 

因此,阿育王 年代的確定,不僅是探究印度歷史的時間定標,同時也是確定 釋迦牟尼 年代的基礎,並且對於厘清初期「佛家」演變的史承和緣由,有著相當重大的關連性。

 

由於厘清初期「佛家學派」演變的史實,有助於厘清「佛家正法」被篡改變易的緣由與過程,並藉由「以史探經,以經證史」的考證,可以回復「佛家正法」的原貌,籍此以引攝世人重新認識「佛家之道」。所以確定 阿育王 年代所作出的事,對於“正法”的探究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事。

2.jpg

《經律二部僧團的發展》

這時候「經部」和「律部」的發展已經衍生出第二和第三代人物,算是「佛家學派」強盛時期。

 

北方「經部」「阿難系」「摩偷羅部僧團」(雪山部)第二代大弟子是 商那和修,第三代是 優婆鞠多 。

 

東方「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部僧團的第二代大弟子是 樹提陀沙 ,第三代是 陀沙波羅 。

3.jpeg

阿育王背景和政治手段》

當年 有「孔雀王朝」之稱的「摩揭陀國」首府「華氏城」(Paṭaliputra) 就建立在北印度中央位置。(西元前322 - 西元前185年)阿育王 屬於此王朝的第三代王室人物。

 

阿育王 自小脾氣燥烈,性格殘暴自私,為王子時,因為不是太子(長子),所以並未得到他父親也就是「孔雀王朝」的第二代國王 頻頭沙羅 (Bindusara) 的寵愛,而且 頻頭沙羅 也看出和擔憂這孩子的野心,可能會威脅到其長子儲君的地位。

 

因此故意派 阿育王子 到偏遠的「塔克西拉」(Taxila)去平亂。當亂事順利平

定後,又恐其坐大,而再次被派往「優禪尼」(Ujjayini)。

4.jpg

《宗教的控制和企圖》

當出征於「優禪尼」時,中途經過「末瓦國」(Malwa),為了增加自身的聲勢與實力,以利將來爭取天下,遂娶了當地 卑提寫(Vedissa) 大富長者的女兒 締維(Devi)為妻,生了 王子摩哂陀(Mahendra)和 公主僧伽蜜多(Sanghamitra)。

 

接著,「耆那教」信徒的他,又積極的拉攏當地的宗教勢力,為了建立個人的“政教勢力”,還親近「佛家學派」的 尼拘律陀 ,也籍此親近「優禪尼」地區的「佛家」主導者,也就是自稱「分別說者」 目犍連子帝須(Moggaliputta-tissa)以鞏固勢力。(此人並非釋迦牟尼弟子之一的目犍連

 

 頻頭沙羅王 逝世後,阿育王子 馬上起兵爭奪天下,殺死自己的諸多兄弟包刮太子。在 阿育王 即位後數年,擔任副王的 阿育王之弟 帝須(Tissa),因為忌憚王兄 阿育王,倍感生存壓力,於是出家於「優禪尼僧團」,依 目犍連子帝須的弟子 摩訶曇無德(Mahadhamma-rakkhita)為師。

5旃陀罗笈多二世.jpg

《孔雀王朝與耆那教》

「孔雀王朝」的開國君主是 旃陀羅笈多(Candragupta),後來出家成為「耆那教天衣派聖者」,並在「耆那教」享有一定名聲。第二代國王 頻頭沙羅 (Bindusara)自然信奉「耆那教」,或者說,「耆那教」在當時已經是「孔雀王朝」的王室信仰。

 

阿育王 自小就跟隨疼愛他的祖父,自然是「耆那教」信徒,而且經常資助「耆那教」的發展。

 

但後來看著「佛家學派」的聲勢日漸盛大,影響了許多不同階級的印度人,當中不乏「耆那教徒」,看著聖人祖父信仰的宗教僧團人才逐漸流失。這才造成 阿育王 起了想吞併、控制和利用「佛家僧團」的企圖心。他的野心強大,但事情發展往往始料不及。

 

西元前227年左右,阿育王 登位後,即積極的建立王家在「佛家」中的權威地位。一方面安撫 「經部 摩偷羅部的阿難系僧團」,接近「摩偷羅僧團」第三代主導者 優波鞠多,又依 優波鞠多 的建議,巡禮 釋迦佛陀 一生行跡等諸聖地,建造塔、柱表彰聖德。

6.jpg

另一方面,又進一步的拉攏 「律部 優波離系」在優禪尼地區」的僧團,讓 王弟帝須、王子摩哂陀女兒僧伽蜜多  女婿,都出家於優禪尼僧團

 

阿育王 安排 摩哂陀王子 依「優禪尼地區」僧團的主導者,優波離 的第五代弟子 目犍連子帝須(分別說者) 出家,並以 「律部 毘舍離僧團」的 大天比丘(Mahadeva)為「十戒戒師」,又依「迦濕彌羅」地區傳說出自 阿難 師承的 末田地(Madhyantika)(又稱末闡提)為「具足戒師」。

 

阿育王 刻意安排 摩哂陀王子 在「佛家」當中發展聲勢的企圖,是顯而易見,而 目犍連子帝須 應當是明白 阿育王 的政治用心。

 

阿育王 登位期間親近佛家的一連串大動作很自然的引起「王室耆那教長老」的妒忌和不滿。阿育王 於是採取高壓手段壓制,據說壓制期間還殺了人。

7.jpg

《靠僧團勢力治國》

自此以後,阿育王 共籠絡了三大僧團勢力:

 

1)北方「經部阿難系」「摩偷羅部僧團」

 

2)東方「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部僧團

 

3)西南方「律部優波離系」優禪尼僧團等地的僧眾,如 目犍連子帝須(分別說者)後來居住在「華氏城雞園寺」的 大天比丘 等人。

 

或可以嚴格的說,這第三股僧團勢力,其實就是 阿育王 本身安插在第二勢力「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部僧團名譽下的一股強勁的“暗勢力”。套一句現代話它就是一粒重磅的計時炸彈。

8.jpg

 摩哂陀王子 出家後,不僅受到重視,並且具有相當的影響力,目犍連子帝  甚至破例的將弟子千人交由初出家的 摩哂陀王子 領導,其聲勢甚至已經超越了 目犍連子帝,甚至有接班之嫌。這些,都是來自 阿育王 的佈局。當時還在「首都華氏城」建立「王家寺院雞園寺」。

 

這一系列的安排和部署,是因為經過統一戰爭後,想要藉由提倡和平主義的「佛家」來維持穩定戰亂後統一的王朝,並藉由王族的勢力影響,控制「佛家」的發展。

 

正所謂「攘外必先安內」,在印度這種神話國度,能控制得了宗教,就等於控制了人心。阿育王 雖然殘暴,但在治國的政治手段考量上卻非常聰明,這些在「錫蘭」 覺音論師 著作,漢譯《善見律毘婆沙》和《阿育王傳》皆有記載。

9.png

《大天五事》

西元前270年左右,是 阿育王 登位之初,也是 釋迦牟尼 入滅後的116 年,也是發生「十事論爭」後的第6年,又發生了 大天比丘(Mahadeva) 的「五惡見事」論爭。

 

大天五事」是後期佛教界的稱謂,其實也稱「五見事」「五事異法」

據說,大天比丘 原本是個“外道”,出家於「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僧團」的他卻轉而附會「首都華氏城」王家寺院「雞園寺」的「律部優波離、系優禪尼僧團」大天 擅於籠絡人脈,出家不久已經成立了屬於他個人的「大天學團」

 

當時 大天 在「王家寺院雞園寺」的「布薩」(齋戒日)故意當眾提出詆毀僧團內「阿拉漢」是“身體不淨而且有漏”的五件事,續而引起軒然大波。

10.jpg

古代經典的翻譯是:「餘誘無知,猶豫他令入,道因故起,是名佛教」。上面看起來是五言四偈,實質上是有五個重點,1.餘所誘,2.無知,3.猶豫,4.他令入,5.道因聲故起。最後的“是名真佛教”的“是名”二字,就是含有“貶義和詆毀性”的話了。

 

這五事都是指向「阿拉漢」的身心,他說雖然說「阿拉漢」斷除淫欲,但仍然有無法脫離的煩惱,翻譯成白話就是:

 

1.夢遺、流鼻涕、大小便。

2.還是有疑惑存在。

3.遇事仍然會猶豫。

4.要依靠老師去證明來自己是阿拉漢。

5.雖然說解脫,但還要整天說世界是苦。

6.這就叫著 釋迦牟尼 的真正教法。

 

所以他認為「阿拉漢」沒有證解脫道,仍然是凡夫一個。當時此事一發不可收拾,還誘發了兩大傳承,即「經部阿難系」「摩偷羅部僧團」和支持 大天 「律部優波離系」「優禪尼僧團」的對抗,爭辯一時無法得到平息。

11.jpg

這第三股勢力終於引爆,事件的發生致使更多的阿難系摩偷羅部」長老得到通知,並動身前往「華氏城雞園寺」以便平息此事。再說,這原本就是僧團內部的事,所以由僧團長老們就像處理「十事論爭」的事情一樣,共同做出「揭摩會議」來裁決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然而,最奇特的是,發生那麼大件事 阿育王 居然沒有迎請 經部和律部兩大第三代傳承主導者即「優波鞠多」「樹提陀沙」前來議事,反而轉支持和委任第三股勢力「優禪尼僧團 目犍連子帝須 全權代表 阿難系優波離的兩大師承,似乎有邊緣化兩大派系長老之嫌。 

 

話說當天 阿育王 竟然出席對此事作出“政治性干預”,甚至偏袒的選擇站在 大天 的立場,這使得「經部阿難系」「摩偷羅部僧團」長老們無法作出「僧律揭摩會議」,作為平息僧爭的途徑。

12.jpg

阿育王 首先要求所有僧眾一起說“和合戒”,意圖要求「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無條件接受此事,接著又遵循 大天比丘 的要求用投票表決以圖人多取勝。

 

投票原本就不是僧團「揭摩會議」的合法章程,但礙於 阿育王 出面干預,只好暫且破例隨順。 

 

但對於「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來說,似乎起了一個不好的開頭,對於 阿育王 大天 來說,計畫才剛開始。

 

目犍連子帝須(分別說者) 則更絕,一方面承認“阿拉漢無漏”,但僅僅限定在 釋迦牟尼 身上,至於其他阿拉漢則“不等同” 釋迦牟尼 的成就,所以是“有漏”。

 

這已經是很明顯的在逼迫承認,他目的就是要強行壓制此事,套一句現代話就是:“硬吭人家吃死貓”。

13.png

《耆那教觀點看大天五事異法》

注:從「解脫道」的角度看,大天比丘 的問題,正好昭示了他對證得「阿拉漢」層次的不解和臆想,以為成就「阿拉漢」層次就像成了「婆羅門教」的“神”或者“梵”一樣。

 

同時也讓人不得不揣測 大天 身份的兩種可能,其一就是他確實對「解脫道」不什瞭解或根本就不想瞭解。

 

其二,或者說他根本就是被刻意安排來專門挑事找碴,貶低打擊整個「佛家學派」僧團,讓他們出醜難以下臺以及讓支持者失去信心的計畫。

 

其實,如果用 大天 本身提出的“五事”反觀「耆那教」,你會看得更清楚。撇開「耆那教」有妻室在家修持的「白衣派」咱們不說,「天衣派」出家最高境界是苦行」制禦、持五戒」。

14.jpg

五戒中就有“斷欲”之戒,還有「寂靜」和「解脫」,也就是「獨自裸體禪修」和「絕食」,這是他們的修持要求和準則,不是「佛家學派」的準則。套句現代的話就是,你不能拿自己主觀角度去審核他人。

 

再說,一個人在戶外裸修、絕食、不睡覺,因為身體無法補充能量,生理欲望絕對會自動減到最低,甚至連屎尿都會減到最少。但不可能也沒有眼屎、鼻涕、耳屎和唾液吧?不睡覺當然無夢,根本談不上被夢境主導。如果一旦森林出現毒蛇猛獸,心中會不會因此懼怕、猶豫或困惑,這就是死無對證的問題了。

 

另外,只要肯“裸體苦修不睡”就是“聖人”,肯“絕食而死”就是“仙人”,這“最高境界”當然無需任何老師去印證,或者說“所有人”都能印證了。

 

從這個角度你會發現,大天 會用“五事”去針對「佛家學派僧團」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了。

15.jpg

《大天比丘和阿育王的關係》

「五事異法」事件對學術界引起探討的興趣,並從各項典籍和歷史,找出 大天比丘 的事蹟並分析如下:

 

大天 本來就是支持第二任國王 頻頭沙羅 的「王室耆那教徒」。因為王室教徒嫉妒不滿反對 阿育王 親近佛家而遭到殺戮,大天 籍此轉為效忠和支持 阿育王

 

所以他的出家改教只是一種附和與隨順,說難聽些就是成為 阿育王 在「佛家僧團」的內應和監視,伺機顛覆和牽制「佛家學派」。(西元二世紀有一部論記載 大天 曾經殺父母兄弟和佛家僧人,但此信息比較不靠譜。)

 

大天 既然可以入住「王家寺院雞園寺」,還可以成立自己的「大天僧學團」,背景實不簡單。

16.png

有一個奇特現象是,摩曬陀王子 出家,受戒的長老卻不是「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僧團」的主導長老 樹提陀沙 ,反而是 大天比丘 ,足見其中隱情微妙。

 

「王家寺院雞園寺」內大部分都是新出家的年輕僧人,而且大部分都是「耆那教」外道,真正的 律部「優波離系毗舍離長老」根本不多。可見都是一些親 阿育王 執行王命的人馬。

 

一個剛出家依止「佛家」的僧人,竟然膽敢帶頭在「王家寺院雞園寺」公然挑戰「佛家學派僧團」提出貶低「阿拉漢」的事。因為除了得罪於佛家僧團長老和阿拉漢,另一方面在王家寺院搞事有隨時被砍頭的生命危險。可見要不是執行命令,一般人不敢冒然做出這種事,何況還有個「耆那教」的王撐腰。

17.jpg

《分別說者。目犍連子帝須》

至於 目犍連子帝須(分別說者)學術界認為,他其實並非 律部長老 優波離 的第五代弟子,或者可以這麼說 目犍連子帝須 的「優禪尼僧團 大天比丘 的「大天學團」以及 陀王子 「王室雞園寺」都一樣,裏面都是冠上「律部優波離系」的名譽,實質上是在破壞整個「佛家學派」的假僧團。

 

這三個關鍵人物的背後,其實都是 阿育王 御用的僧人,真實的身份都是「耆那教徒」。

18.jpg

《經部阿難系的無聲抗議與阿育王的追殺令》

由於此事造成外界人士對「佛家」及「四果僧眾」造成嚴重詆毀、誤解和打擊,加上沒有遵循僧團正規方法圓滿解決,促使正統的「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對王室極度失望並舉行了合乎「經、律」的「覆缽法」。

 

所謂「覆缽法」,就是此後不再接受任何無理詆毀者的供養,全數退出「王家寺院雞園寺」,返回「摩偷羅國」,從此不再涉足。

 

然而此舉將造成 阿育王 的顏面無光,加上 大天 背後惡意讒言,中傷「阿難系僧眾」, 阿育王 憤怒難當,馬上下令暗殺迫害所有離開「雞園寺」的「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

19.jpg

因為「摩偷羅國」和「華氏城」水路相通, 阿育王 先是假意好心提供大船供僧團往返,卻在大船行至河中時破船沉河,企圖造成是意外事故的假像。據悉,當天大量僧眾和長老慘遭溺斃,僅有少數會游泳者死裏逃生。

 

可憐殘存下來的長老僧眾不敢停留,迅速前往「迦濕彌羅國」(喀什米爾)暫求避禍。(可惜後來此事真相被篡改,說成僧眾念咒發出神通,大船飛起,全船無恙,大王懺悔。)

 

此事件後來在「迦濕彌羅國」被曝露並大肆傳開, 阿育王 為了安撫「迦濕彌羅國」和其他各國的「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命令使臣前往接引殘存的僧團和長老,以及其他各國願意到「摩揭陀國」首府「華氏城雞園寺」的「摩偷羅部僧眾」歸返,但所有長老僧團們由於害怕都不敢再前往。

 

據說,由於害怕被事後算計謀害,「摩偷羅國」「阿難系」第三代主導長老 優波鞠多 亦被勸請離開,前往北部「迦濕彌羅國」逃難避禍。而律部傳承「優波離系」的主導長老 樹提陀沙 亦提心吊膽,雖然沒被迫害,但從此被邊緣化。

20.JPG

《真正的部派分裂》

至此以後,原本一家兩系傳承的「佛家學派」因為摩偷羅部僧眾」的逃難避禍西北方,「經系」和「律法」,正式分成兩個部派。

 

而擁戴 阿育王 的 目犍連子帝須(分別說者)的「優禪尼僧團 陀王子 「華氏城雞園寺」以及 大天 「大天學團」,以 阿育王 為號召另成立一部屬於王室控制的僧團,名為「分別說部」(Vibhajavada),企圖主導整個佛家僧團。

 

這是續6年前毘舍離僧團受取金錢發生「十事律爭」「第二次結集」鬧的第一次「根本分裂」之後的再次分裂。這才是進入第二次的「部派分裂」時期。

21.jpg

從此以後,印度的「佛家」分裂成三個部派,應該說這次的分裂才是最為嚴重的分裂,而且是有預謀的被分裂。

 

阿育王 為了避免來自「佛家」的抗爭及世人的非議,只得採取懷柔的安撫作法,遂在僧眾避難所在的「迦濕彌羅國」,為這些遭受王難逼迫的「摩偷羅僧眾」建造僧院。

 

「迦濕彌羅國」(喀什米爾)這裏已經屬於印度西北部「喜馬拉雅山脈」,或稱「青藏高原」西側。因此「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又被後人稱為「雪山部」

 

據說當時各地會合的阿難系僧眾」還有不少人數,但由於人才已經大幅減少,又礙於政治壓力沒有王室和財團支持,活動不如以往。

22.jpg

不久後,內部人脈再次鬧分裂,據說是因為受到「分別說部」私下結集的《阿毗曇論》誤導,由「迦旃延尼子」率領,形成「說一切有部」支派,脫離「阿難系摩偷羅部僧眾」,導致這 釋迦牟尼 正統經部傳承「佛家學派」最終逐漸消聲匿跡。

 

坊間流傳說,2千年後進入“末法時期”,「正法」沒落。誰會想到 釋迦牟尼 入滅後,「經部正法傳承法統」在不到三百年間便灰飛煙滅。錫蘭的《島王統史》記述為;「外道入侵佛家事件」(外道附佛)。寫至此我心中為 釋迦牟尼 的「正法」對世間的貢獻淌下淚水。嗚呼哀哉!(待續)

 

09/04/2020   龍爺。

 

 

 

 

 

文章標籤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