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民間信仰的質變

談談民間信仰的質變

有關「玄學術數」的變質我已經寫過很多遍文章,其實宗教信仰文章亦然寫過不少。打從某些宗教出來後,個人對於民間信仰一向來都很推崇,因為這種信仰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簡單和有效,最低限度一般老百姓不必受宗教般的條規約束。也有一些人只是純粹不想涉獵宗教覺得複雜,只是想簡單拜拜就好,只要心存善念,其生活志向一般都得以發揮。至於民間信仰的祈求效果會比一般宗教來得快速,這在我以前的文章中就有闡述。當然,我不是說宗教不好,但凡事有它的兩面,但看各人思維情境所需。

對於近期民間信仰出現變質的事件,其實記憶中應該說首先是先出現在中國臺灣。

最先變質的應該是酬神祭祀和處理喪禮的方法,神廟從最早期的純粹請戲班來“唱大戲”到用布幕“放電影”。後來演變成搭歌臺請本地歌星駐唱及演變成卡啦Ok演唱,到近期的雇請辣妹團搔首弄姿大跳豔舞。喪禮則從早期的聘請和尚道士念經超度,同樣走到近期的辣妹豔舞團。

神廟方面,這些也僅僅是在表演上的變質,最低限度內部的請神儀式和辦事態度仍然講究莊重,乩童本人一般都比較敦厚,尊重神廟信譽和民間自定規矩,也知道降乩一事必須直面鬼神責罰而不敢胡來,“跳假童”事件尚且不算嚴重。

現在是一機在手的網路世界,前些日子已經看到有很多降乩視頻被放上神廟網頁供人觀賞這無可厚非。但由於觀賞流量直飆,這讓一些“有心人”仿佛看到某些“商機”,直接噌熱度迅速搞起“跳童直播”。因為在直播世界中,“流量”就代表“知名度”和“商機”,因為網路的散發而可以迅速“爆紅”。人紅、廟自然就紅,廟紅就是有了名氣,有名氣自然有聞名前來的求神香客,有求神香客當然會旺,趁旺時如果腦筋轉得快自然錢就入袋了。

因為要“爆紅”所以各大新興神廟必須搞出新的“噱頭”,因而出現了各種各樣大家在某些民間神話故事中有聽過但沒看過可以降乩的“新神明”。這何止僅僅出現“孟婆”?下來神話故事如《西遊記》、《封神演義》等各路神仙鬼怪可能陸續登場。可能流行跳“豬八戒”,可能是“牛魔王”,“牛頭馬面”,“鹿角大仙”,甚至“鐵扇公主”。《紅樓夢》的“賈寶玉”和《白蛇傳》的“青白二蛇”以後應該也是很吃香。

現在大馬神廟大搞噱頭直播標新立異已然形成一種雨後春筍的趨勢。有人認為大馬「道教總會」能對此情況加以管制或發出聲明譴責,甚至公告天下以免信眾被蒙蔽,這樣會好很多。

但我覺得這些人和神廟可能不會受「道總」的管轄甚至可能對其硬剛到底。畢竟到目前為止尚無什麼有效的“民間信仰規則”這種團結民間信仰組織和信條的成立。因為大馬民間信仰幾乎都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政,就算成立我想也無廟堂廟主擁立,更何談有效管制?

在大馬舊的傳統神廟當然比較遵守規矩,也不搞噱頭標新立異,純粹為當地百姓服務救人無數而聲明遠揚甚至得到百姓自動回饋贊助的神廟還是有很多的。

網路上有人說這種亂搞鬼神的人等天收,因為人在做天在看。也有說凡事皆有因果報應。但我個人的見解是,大凡和“玄事”攀上關係者初期他們會覺得如魚得水很是得意。但這種情況不會長久,風光了一段時間過後這情況就會慢慢反噬,他們開始會覺得思緒有點混亂無法自制,各種情緒莫名上湧,生活上產生各種負面變動和糟亂阻礙,精神上趨向焦慮不安,他們會發現往日辦事仿佛法力無邊但目前卻無法絲毫自助,簡直有苦難言。

所以根本就不必等待無形界鬼神的責罰或什麼因果報應。這時候他要是無法自我反省細微覺察是無法擺脫這種折磨的,下來的嚴重狀況我就不續細贅述了,否則你會說我在恐嚇阻礙你賺錢。(注:對於內心真正有正義有惻隱之心者或真正的修道人仍然會有此經歷但通常都還可以通關。)

這情況和剛開始用玄學替人看風水、算命、易經卜測,用術助人趨吉避凶覺得好玩又賺錢的人是一樣的。可以突破這重關卡你可能會有某種內在的成就,性格上的變化會極大。而且有過這種經歷的人大部分不會願意公佈出來,一方面是私人經歷或面子問題,一方面是知道厲害後的心有餘悸。但胡搞無形界要比上述情況還要嚴重得多很多。(這種事經歷之後是否成為一種逆增上緣甚至九死一生完全取決於當事者當時的心態及出發點,沒有正確心態者99.9概率會容易被考倒,有少部分甚至一命嗚呼。)套一句老話;信者自信,不信者不信,信不信由你,別說我危言聳聽,有心搞這些的還請三思 !

也許你可以說每個種族宗教社團皆有害群之馬只要看破不說破即可。但在大馬這東西關乎華社這弱勢群體和信仰的傳統命脈,讓其他宗教族群知之他們如何看待我們?再說,難道以後大馬華裔要去信仰“神棍”嗎?擧個例子,當你看到你的子女往不正確的方向沉淪墮落,你會忍心視而不見嗎?你難道會像個旁觀者看熱鬧不嫌事大嗎?你還會覺得這只是個華社的普遍現象看破不說破嗎?你沒有哪怕一絲絲的民族愧疚和責任嗎?至少也讓華裔群衆關注此事件的誤導和嚴重性吧!

2023/09/08   龍爺。

 

arrow
arrow

    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