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ane-asylum_副本.jpg

狗血人性的詭異面(Part 4)

(與精神病患宗教信徒過招的經歷)

 

上一篇分享到,就因為我引用了「易經」,和一句“不堪入目”,反而射中並觸動了他的神經,他立馬對號入座“發爛渣”,對我舉槍瘋狂掃射。其實如果一個正常人的話,一句“不堪入目”實在不代表甚麼,可能僅僅代表我的某些情況,可能代表了事情的某種發展,但也只有自己“心理有鬼”的人才被這四個字嚇破膽,恐慌到進而現出原形對人失控狂吠。

 

他說:『反正現在看穿了撕破臉,我們大家攤牌,這是你的報應!』這搞到爺一頭霧水,我意識到他完全自動對號了,他認為我對他已經完全了解透徹,甚至要攤甚麼鬼牌,還說這是報應。

 

『既然用卦來算我,垃圾畜生做這種小動作、不顧禮儀道德、沒有師德、我尊敬便盡心尊敬,交惡就不留餘地,還說不迷信,你虛偽、你迷信易經卦象,希望算卦算到你給車撞死、你最好不要寫文章貶低我抬高自己、你癱瘓不得好死、死蠢、小人、別人發達你不發達、腦殘、神經病、你那虛假的東西,根本沒教到我甚麼,可憐死賤種、想騙我錢、狗娘養的、很多人討厭你、詛咒你、知識份子離開你、沒人會喜歡你、白痴、fuck off motherfucker asshole bitch、爛臭狗、你沒有「明師」的「尊」。。。』

 

大家看看,這比較像他所謂的醫生博士還是比較像罵街的潑婦呢?他極盡所能用一切最夠力、最狠毒、最齷齪的粗言穢語加上詛咒謾罵,甚至用假身份到我風水專頁的留言處對我發動最惡意的人身攻擊和詛咒辱罵,然後再直接把我封鎖!咦,奇怪!不是說撕破臉要攤牌嗎?怎麼我反而被他封鎖了?怎麼那麼快啊?

 

這完全應了我開始時說的一句話,此人一開頭就對我「大讚」,那日後必定會「大彈」,所謂反轉豬肚就是屎啊!

 

所以這裡可以明顯看出,他下意識的極其憎恨我用「易經」占卜破壞了他的好事,故據此轉說成是我“迷信”了,說明他對「易經」所知有限,否則不會出言如此。矛盾的是,甚至他本來就不排斥「易經」啊,因為之前他就連「易經」都想學,還問我有沒有包含在課程之中啊。啊呀,我猛然憶起他的教主就是搞玄學風水術數起家的,所謂愛屋及烏,他信徒們至今對玄學術數沒有不趨之若鶩的。

 

從他一系列連鎖反應綜合卦象我可以斷定,他並沒有脫離宗教,甚至還是很忠心的護教信徒!

 

我不久前才在面書分享,「易經」占卜書歷史悠久,是咱華夏的古老文獻屬五經之首,含藏並傳承了無數中華文化與人生大智慧在其中。上遠朔至始皇帝焚書,下至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都沒有想要銷毀的五千年文化瑰寶。

 

如今竟然被一個據說正在英國讀博士的華人醫生兼大馬某NLP大師的學生駁斥,說是會導致華人迷信的產物,更說爺迷信此物,說的正是此人啊。精神病患對人的敏感反复速度是有多快啊。

 

他說那麼多人討厭我、詛咒我,說我垃圾畜生做小動作,問我要不要做一篇文章來貶低他抬高自己。說真的一開始我還沒想到要寫,但因為對號一個夢境,竟然在三更半夜發一堆短信給人的無理奇葩舉動開始後,我確實做了要寫的打算,這不寫太可惜了,尤其最後他所謂“撕破臉”後的精彩“博士論文”,我還怕寫漏了甚麼呢。

 

一個精神病患的舉動難道還會怕人貶低嗎?如果會的話那代表他尚有惻隱之心,有惻隱之心者知道自己父母尚在,斷斷不會出言如此齷齪,而他的言詞恰好就是一個無父無母無教養,滿人稱之為“賽斯黑阿奇那”的東西了。那不是明擺著自己貶低自己,甚至貶低自身父母祖宗,進而抬高他人,讓人有機會炫耀,有如此愚蠢的人嗎?(我後來憶起以前脫離宗教時,很多所謂的宗教信徒在論壇辯論時,出言就是如此的污穢和齷齪不堪,你永遠不會相信這種人表面是滿口仁義道德因果報應的新興宗教信徒,人前人後一個樣啊!)

 

如果說,別人之所以如此憎恨我,那豈不恰好證明我龍爺處處勝人一籌嗎,在這社會中,「未遭人嫉是庸才」啊,沒聽過這句話嗎?你師尊沒教過你嗎?

 

詛咒?說起就好笑!記得我當年離教,有人搞了茅山術,甚至後來修了黑術邪法,最後還有出動印尼降頭整我的,搞了半天結果林北抵抗力反而更強,馬照跑舞照跳!倒是那幾個傻逼自己倒栽蔥。而你的詛咒對我來說就算是小兒科了,聽好!反而是如果我有心反詛咒你,只怕連你家人父母都會遭殃,到時你別抱怨,別以為你的爛披甲護身厲害,以為我看不到你就口癢癢很爽!

 

從一個人對他人釋放的舉動態度和文字,是可以窺探出這個是不是對他人有足夠的恭敬心的。還倒說自己“尊敬便盡心尊敬,交惡就不留餘地”。這句話恰好說中你自己的行為,請問你實行了甚麼實際的恭敬?你提供了我甚麼供養?不順你意就叫著交惡,罔顧你的感受,還真當自己是流氓強盜?哎喲,差點忘了你還是個醫生信徒加博士吶,讓人眼界大開啊!

 

一個受過教育的青年一開始就想打平身份稱呼人家師兄,那是說明他本身在宗教中流行的習慣,然後就想因此得到某些答案那個叫恭敬?我告訴你隨便一個普通人要問東西都會叫我一聲師父或老師,那才叫恭敬呢!啊,也對!當然稱呼自己師父做“師尊”的人又怎麼能叫其他人師父?這顯然是對師不敬,在「密教事師法五十頌戒條」下,是要下地獄的啊!

 

最後很心不甘情不願,很勉強似的稱呼我“先生”,最後回覆了問題才在文字上寫「你還真很用心的“老師”」還要刻意打引號讓我誤以為你在對我稱呼。除此以外試問你恭敬過甚麼?別告訴我你用一堆噁心又不斷重複重複的讚美奉承文字來恭維就叫尊敬,我去你媽的,去讚你他媽的師尊吧!

 

還說我沒有教會你甚麼,拜託啦,你不過就是一個基本禮貌都沒有的路人甲而已,說難聽點還是個精神分裂的信徒。是林北慈悲才對你釋放善意,才贈你幾句,如果那些是你所謂的虛假,那你又何必虛偽到感激涕零?這些都是你自己親自寫下的噁心奉承讚美文字,還重複又重複再重複的表達到很噁心呢,還真臭美自當是我的學生,林北幾時有說收過你?這不正好說明你精神大大的有問題?

 

文字上說你有恭敬我是因為認為我有「師德」,這真是天大笑話,太自以為是了,把重複幾百的次垃圾捧卵泡文當恭敬,拜託你死遠點啦!還說既然看穿了就攤牌。談到「師德」二字,我早前就曾經說過,我為人最不喜歡標榜甚麼「德」,「德」之一字是個雙面刃,一旦我標榜要如何有德,人家即可用德回踹我一腳。打從爺想通後,任何人休想以任何形式的道德來規範、約束、定型我,爺鐵定狂妄不拘不再吃這一套,更不會吃新興宗教那套,只有愚蠢的病態信徒會啃。

 

我極度厭惡標榜道德之人,就像你那位教主,聞之噁心欲嘔。再說要不要用這個德字也看對誰用,尤其是這種發現人家看穿他、不care他、不完全公開內容教他,就開始惱羞成怒“發爛渣的”人,哦,正確的說不是一般人,是「經神病患信徒」。

 

再說,憑甚麼對個神經病患用個「德」字?受得起嗎你?一個攻讀西醫的年輕的“人”還是個博士?出口竟然如此齷齪歹毒,還倒過來說自己遣詞用字十分高雅,封鎖你這種口不擇言的“精神病信徒”叫著罔顧你的感受,我呸!那你這位醫生很有德行罔顧他人感受?對於你所有“偉大德行”你那患癌的生父可知之?他可曾被你師尊加持而病癒?

 

你那麼喜歡「德」字,那再借此「德」字反問,如果你真的讀醫科,以後的你還配得上是個會有“醫德”的醫生嗎?說真的若你是醫生,我都幾乎不敢想像以後去找你看病的人會遭遇甚麼歹毒的慘況,分分鐘遭你甚麼毒手!

 

按你那性格邏輯,依我看病人破財還是小事,要哪句話突然說錯激起你那變態病態之心,那搞不好你怒從心起非復仇開刀見血,甚至故意搞做些小動作弄死對方不可了。奉勸各位大馬老鄉,無論你住大馬甚麼州屬,要以後聽聞有英國留學回來的華裔實習醫生,你們且留多份心眼,千萬別觸動他的神經,否則自己“執生”啊。

 

有個要一提的是,其中他一直不斷重複很多遍叫我為他保密,不要在他nlp老師甚至任何媒體中提起他。這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招段。無非就是想把我引過去看我們相互絞殺,這不必卜卦都已經非常明顯是那宗派信徒最慣用的佛口蛇心的毒辣手段!

 

其一,別臭美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人家nlp老師根本就不屑你是誰,甚至那名字我估計根本是假名假照片,就如你自己親口所說一樣,全都是造假貨,就如那宗派無一不假。就算如果人家知道是你,搞不好重新被放上網,拿來做反面式的愚蠢學員教材也說不定。

 

其二,人家搞nlp的憑甚麼要那麼在意你是誰及甚麼身份和跑去和誰學甚麼玄學風水,這關人家屁事?

 

其三,我根本不屑要跑去他人的地方八卦說有個精神分裂的醫生博士信徒跑來和我學風水,還真他媽的西北丟臉。

 

其四,也只有你皈依的宗教教主的性格才最喜歡宣傳有啥博士醫生教授講師去皈依他學假密教,據此以抬高自己。這也是我以前說過的,醫生博士教授等在他的領域可能很卓越,可一旦進入宗教後則未必,甚至還會變蠢變笨。

 

再說,我幹嘛愚蠢到吃飽撐著要拿個神經病患信徒的屁股來為自己臉上貼金啊,難道還真的當你自己是寶那麼難得啊,一個精神分裂的信徒而已好嗎?

 

弔詭的是,一個用人身攻擊兼辱罵我到如此不堪,就像我強姦了他家女人,放火燒殺他全家似的精神病患,竟然又是那文字嘴述都對我贊不絕口,而且我還是那連續一夜入他夢5次又被他隱喻奉為“尊者”,甚至興奮到半夜寫信息亂發的人。

 

其中,他原本口頭上迎合我不屑nlp和權謀大師的課程,並聲稱學界根本不承認nlp這東西,還親口對我說念力道“根本沒有效果”,還說李某的權謀根本類似歷史垃圾,也不會有啥效果。他以為我會就此講破更多其它資訊餉他,怎麼知道被我一卦打翻了馬,即刻轉而對我攻擊,改口回捧人家nlp的卵泡,說人家多好多好,這就是他所謂也最可笑的“君子德行”了。

 

說到入夢這東西完全就是他那宗教教主最喜歡標榜的特性,他會如此闡述根本不奇怪,我甚至一聽到他夢我5次,下意識就認為這根本就是一個局,因為這方法太老套太讓人熟悉了!他還以為說了過後林北會很受用很喜歡,簡直幼稚!

 

話說回頭,其實他是不是一個醫生我都在懷疑,因為他後來在WhatApp又對我改口說自己不是在讀博士,只不過是個碩士而已。(所以我才發現他是個滿口謊言的神經病反而更加警惕。)

 

他口口聲聲說不介意繳費,實際上他從頭開始到結束都根本沒有花過一毛錢問卦,有的只是盡情貪妄的發問,似乎要在我的文字口述中收刮到一切有利於他的資訊。在知道不可能完全盡得後,突然反口咬回你說這些資訊都是些虛妄的垃圾。(說來也不奇怪,他有一個無所不能飛天遁地的活佛教主那還用問甚麼鬼卦?)

 

他告訴我他家境不錯,父親隨便看一次診都要花上2萬多元馬幣的一個英國留學醫生博士,三千元的學費他竟然說要去“籌備”,還扮可憐說只可以給訂金,然後想要學完我一堆東西,最後反口一轉說林北要騙他的錢。他媽的!是啊,難怪要去做醫生了,人家看診一次隨便都有本事付2萬的,所以醫生才是最好吸血的吧。我是教學生風水還要給學生分期付款的傻逼,看來我他媽是笨透了。

 

這種內心極盡陰險,反轉豬肚就是屎的心態,相信就是他自己所謂“有德”的君子行為了,其它的都是他不齒的小人,甚至還把自己變成是無辜的可憐受害者,其實在他內心除了他師尊活佛外還有誰堪稱君子?而後卻一再用「盜雷術」強調,叫我不要利用他的名字做文章貶低他來抬高自己,幼稚之極!

 

並一再的說所有知識份子背棄我,說我被人家離棄是“因果報應”云云,非常奇怪他這種無中生有,捕風抓影的聯想力,我這一生從來就不會因為誰和誰的離開而抱怨過一句,任何學生客戶都以平常心看待,我從來不會害怕誰離開誰不離開,該來的對自他有利的我不會拒,該走的認為於他無利的我也不留,一切隨性隨心。

 

再者,爺不可能會笨到明明知道一個陌生人純粹前來“混吉”想白拿資料的心思後,還傻傻為了給自己留個“師德”的虛幻美名,無條件把自己的資訊拱手相讓吧。處世做人最基本的事,莫過於要保護好自己,這點極其膚淺知識你的父母親竟然沒有教導嗎?哦,你的宗派當然不會如此教自己的信徒,否則個個精明過人誰還笨笨去供養宗教教主?那弘法經費從何而來?

 

如果按他的邏輯,任何學生日後也不必付出代價到任何學院學習了,你也不必付費去英國學醫了,你只需要厚著臉皮敢敢到處去要去耍賴就行了,人家不教導你不授你文憑、不承認你,你就敢敢開口罵他們虛偽、狡詐、群獸、畜生,老師學院通通根本沒料沒福沒德,反正一口咬定人家沒大度不賢不慧,沒有你所謂「明師」的「尊」,欺負你是小屁孩還騙你的錢。那麼人家就怕了你了,東西都完全自動奉上教你,而你就贏了,就成就世上最有用的“賢徒”醫生博士了!

 

所謂一個攻讀醫學的博士,文字上看起來學識水平特別低,寫東西竟然兜兜轉轉言之無物,重複了又重複,大學生頭腦裝的竟然是小孩子的思維邏輯,而且頭腦還他媽的停留在宗教的因果報應和道德框架上,罵起人卻又像個地痞無賴潑婦,實實在在貶低了那些真實的醫生和博士。

 

你的一切文字表明,尤其是那「明師」的「尊」這根本就是有意無意在稱呼真佛宗教主「師尊」的二字,你明明就是一個頭腦完全退不出宗派,道道地地的真佛宗的信徒,至少到現在所有言行都還是,竟大言不慚的說自己是脫教份子,還剽竊玷污了醫生博士頭銜,你他媽的慚不慚愧,羞不羞恥啊你。

 

人家說知恥近乎勇,你發現嗎你根本就是心如強盜的無恥之徒啊,假博士!我不是大學生都能輕易看穿你的問題所在,說明你頭腦果然不是普通的幼稚愚蠢啊精神病患假醫生!

 

說到這個份上大家幾乎都已經明白一個精神病患宗教信徒報復的心態,我也不必再說些甚麼了,該說的都給我挑破了。而且在這個宗派的激進分子,幾乎都是這種精神分裂的性格,在和他談話中其實並不難窺探。

 

話說回來,一個臆想自己是博士醫生同時又是宗教信徒又是精神分裂者,他們的特徵就像洪水火山,是不能受到任何阻礙、抗拒或刺激,否則他的爆發真的滔滔不絕,上面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問題是他這種爆發,害死的往往就是他自己和他家人而已,我看過不少這種家庭例子,最後都是極其悲慘。

 

話說這其實也不過就是一個和精神病信徒患邂逅的小案例,從客觀邏輯分析來看,這種人有很大可能在童年生活遭受某些變態創傷而形成陰影,從而相信宗教導致精神分裂,沒有安全感,有時時刻刻被迫害的感覺,說話反复無常、善忘,容易因芝麻小事激動憤怒。

 

啊對,以後凡我不熟悉有想要和我交流的,麻煩自動先把姓名、年齡、宗教、工作、住址、近期家庭或個人照片等資料上繳,再闡明交流的目地才來問問題,否則一律免談,嘻嘻!

 

雖然如此但有時天才白痴就在一線間,也讓爺嘗試應對分析一些特殊人物的病態心態,或許情況真的「不堪入目」,但仍不失為一個不錯而可提供後人借鑒的例子,尤其是想去學任何東西的人。

 

記得,禮貌是身為學生應有的態度,無論你是甚麼身份,身家如何顯赫。如果不能放下身段謙虛學習,那乾脆啃老到死算了啥都不必學不必做,就不必委屈了那內在自大的尊嚴。

 

還有,現代社會因為國家政治因素,導致人民無論在工作、學習環境中壓力過大,網絡上隱藏很多精神病患,如果你不小心踩到他們一腳記得36計逃之夭夭,別學我嘗試和他們糾纏,企圖幫他們釐清那紊亂分裂的思維。

 

爺知道很多人介於保護意識,不屑也不願和陌生人多談2句這也屬正常,要不慎遇上老千或類似這種精神病或網路霸凌,精神不崩潰才怪。但爺就是有點怪癖,爺喜歡探討人性,尤其是陰暗面,有時難免將計就計。其實這不算甚麼,更令人崩潰的爺以前也遇過,的確很刺激很考驗人類處在驚慌失措或危機邊緣,頭腦空白之下如何用最快的方法調適自己的思維和情緒感受,從惡略環境中激發頭腦的思辨力,這確實好玩過恐怖遊戲!有時人類就是要經受過這種狀況的磨練,才能變成真正的強大、豁達和冷靜。

 

文章由始至終我沒罵過他一句“畜生”,為甚麼,因為我不想玷污了畜生二字,人很多時候還往往不如畜生!

 

其實有緣能夠遇到一個神經病患也是很難得的,自嘲一下,嘿嘿!

 

誒喲,精神病兼醫生博士信徒,別鬧了,吃藥去吧,哈哈哈!

 

精神病與心理障礙有甚麼區別?http://www.jkb.com.cn/xunyiwenyao/psychiatric/2015/0618/372416.html

 

14/04/2019    龍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海蒼龍(龍爺) 的頭像
雲海蒼龍(龍爺)

雲海蒼龍Dragonyap(龍爺)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