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322206777_副本.jpg

《迷信和信仰》

無可否認,術數玄學中的命理風水和易經是中國衍生出的生活規劃的統計學,我們可以說它不是絕對準驗,但它原本就不包含迷信成份。

含有迷信部份的大多是古今人類賦予玄學的延伸產物,如儒家禮儀在封建時代結合民間信仰和道教信仰逐漸發展出的民俗部份。

再加上在民間中故事穿插靈異、神蹟、玄奇和玄機部份,才會相互揉雜變成看似包含迷信成份。

俗話說,「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在這方面即便是學者都似乎沒多少人有意願下功夫去做出辨識。

多數好此道者寧願揉雜不去辨識是因為越混雜越顯得高明而有價值,因為沒有那種跳出格局再回觀分析讓外界人士知道內情的必要。

要說迷信部份其實除了民間信仰和民俗外,就數宗教最甚了。而且宗教的迷信是經過系統化的,再加上古代王室因為統治手段和政治需求的撐腰與炒作。

這些渲染蠱惑有時並非僅僅在造神方面,更多時候是在統治者或宗教領袖杜撰在配合其宗教本身附帶的思維導向方面。

之後一般平民跟風信仰和流傳,至到今天即便稍微有識者都不一定去詳細分辨,就算有也異常少數。這才是歷經久遠而不衰,默默影響後世子民的厲害層面。

每當人類在駁斥某些學說迷信之餘,其本身卻處在宗教或傳統迷信之中,甚至還會替自己詭辯說;宗教迷信部份是好的。

爺嘗從客觀角度上看,人們經常說要駁斥迷信,但無可否認的,“迷信”二字在某些時候確實是某種“信仰”,是某些人們的心靈支柱。

無論這支柱在實質上是不是在傷害、欺騙、壓榨他們,他們仍然迫切的感覺自己『需要』去相信,否則他們的世界觀和心靈會就此崩潰。

也許從旁觀者角度來看這或許是很可笑和很可憐的矛盾事,但是這種奇妙的心理狀態也會突顯在許許多多不同的層面和領域。

在政治上也經常能觀察到這種現象,人們對自己所崇拜的政客也抱有這種需求,即便這位政客出爾反爾,人們也無法接受任何關於他們的反面說詞。

所以人們選擇去相信的,有時和任何邏輯依據以及科學證據無關,人類頭腦所需求的,有時僅僅是「相信這是真實的」這種“感覺”而已。

我們話說回來,其實多年前網絡上就已經流傳很多靈異鬼魂的視頻和照片,原片其實僅僅是人工刻意合成或是影視的某些片段,而且也早已被證實是虛構的,但仍有無數人趨之若鶩當成是「超自然」現象。

西方也很流行UFO外星人視頻,即便是造假片段也讓他們趨之若鶩奉為圭臬。百慕達三角和麥田圈甚至已經證實是僞科學,但信仰者卻和“打假”的學者撕咬死嗑。

有人說,你事事要講求合乎邏輯理據,不也同樣是“迷信科學與實證”?

錯了,那是“僞科學”,科學根本就不是拿來“信”的,科學是拿來“懷疑”,有懷疑才可能從舊有的物理實證中進步。

所以對於某些人來說,有時“真相”是甚麼並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三觀中必須有些“超自然神秘現象”。

或許說,“迷信”和“信仰”有時是人性有選擇性的讓自己時而處在的“矛盾中和”部份,否則現實的世界實在太枯燥無趣了。

22/06/2020     龍爺。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