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7 - copy_副本.jpg

《無形與怪浪》

曾經有人問,有沒有感應過甚麼奇蹟或靈異現象?

是有的,比較有印象的是年輕時候的其中一項,話說我當時星期六工作半日,我前往某海邊在長提上閒坐閱讀,當時看累了就盤腿打坐順便趁機練習“水觀法”。

當時雖恰逢漲潮,但眼前的海水卻異常平靜,沒刮風也沒啥大浪,小小浪花都在四五百米開外。

我突然心血来潮起念,說:我以此海水的平靜獻給日月天地,若天地大海间真有“無形”,可否讓我見識見識奇蹟,隨即將心念集中發射向虚空。

說罷開眼望向大海天際沒啥反應,心想假使有“無形界”也不一定要應允於我呗,更何況我這種“瘋念頭”自小就不少。

突然,我意識到正前面的一排浪花動向似乎很奇特,這浪花竟然沒像旁邊的浪花般在遠方漸行漸消逝,反倒是漸行漸大,又為啥只得一堆繼續前進?而且很清楚當時絲毫無風。

在腦中轉了一千個問號時,這浪花已經在100米外。我心想這浪根本不大,只是隱約看到浪底的海水比旁邊海水要隆起,似乎像某種物體在推動著似的。若說是两風交匯讓海水倒灌,但為何旁邊卻異常平靜,無風無波?

但心念突然一轉,告訴自己這也沒啥,畢竟海水水平離提岸也有四尺餘,估計這怪浪再高也不可能推高過岸。

我還老神在在思念之餘,怪浪已不超過10米,這時就在我面前的海水突然完全下陷幾乎見底,心中醒悟這衝擊力定然不妙,趕忙站起,拿起旁邊書本的和鞋子,但匆忙中卻漏抓其中一只。

說時遲那時快,海水突然局部被推高並在填補提岸海水凹陷空檔之際,以排山倒海之勢向我拍來,我嚇得抽身連退之際,海水已經淹沒我的下半身,轉身看到另一只鞋子即將隨波而去,我一個箭步剛好把鞋子抓到手。

全身濕透且驚魂未定之際,海水已似雲煙退卻無踪,發呆看著濕透的書本和鞋子,我一個瘋子般的狂笑,我向大海比了個拇指大聲說“你行,我明白了!”。

此後,凡到海邊我一定會特別注意遠處的浪花,尤其是那堆難忘的“怪浪”,但至今未曾再見到過。

也許一個人歷練越多就越不會輕易對號奇蹟或靈異現象,也不至於要去捆綁甚麼宗教信仰,但過多的巧合和真實事蹟加上有些還差點丟命,也讓“天地無形”四字永銘心中。

16/05/2020。    龍爺。

《後記:奇蹟和單向思維》

生活中即便再有奇蹟,人類可以從奇蹟或某種巧合中啟發、質疑、辯證,和開拓自己廣闊的思考空間和見地。

人生中就算有奇蹟,也並非說它就是一條讓你必須通往宗教信仰之路的暗示。奇蹟更未曾直接告訴你,或叫你要拋下所有“物慾”甚至去為自己設下宗教或信仰框架作為定義。

之所以人類會如此思考,那是因為在漫長歲月中,人類在不知覺的情況下被灌輸和接受了宗教信仰貫連神話的單向思維方式的關係。我闡述我的奇蹟,但我不想因此誤導了你!

龍爺。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