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nic_insane_ward_(1) - copy_副本.jpg

狗血人性的詭異面(Part 3)

(與精神病患宗教信徒過招的經歷)

 

看了他的長篇大夢,我並沒有發脾氣鳥他,我還是回了短信給他,只是淡淡的說,一切平常心看待,我不是甚麼高人,別對我過於期待!

 

『哈哈,夢醒了人都比較清醒,剛陪爸爸練了氣功。感覺不好意思3am 迷迷糊糊亂寫垃圾文。醒過來後。不就是一個夢境而已啊』

 

『祝你早安吉祥!話說,我其實對你你寫的文章很起共鳴。其實你也知道我現在主張是見地和見解。夢境幻境只是霎那間的執著,人清醒了就如夢初醒,可是有些人至死還執著這些幻境!』

 

(不斷重複自己講過的東西,重複、重複,他哪裡夢醒,他的執著簡直在夢中啊。)

 

『期待葉先生你對星宿和太歲為何對人有的影響,而且何以故實際的木星可以影響人的運程,而應類似迷信的術卻可以反客為主民間信仰來反壓制木星的影響。哈哈,對3am的長篇大論垃圾文道歉,我都感覺羞恥!醒來後才是理智的我。如果真的要解釋?我的潛意識對你的文章有興趣和共鳴咯。就這樣沒什麼好長篇大論攀龍附鳳來解釋有的沒的垃圾。解釋後又怎樣,難道可以一步登天平步青雲?做人還是理智一點好』

 

(對3am的長篇大論垃圾文道歉和感到羞恥?他應該羞恥的是那堆謊言和他父母生下他這個精神病兒子,還有自己那經神病患的動機和執著!林北看到都累,他堅持重複著那個執著的疑問,所以我說一開始他想問卦的動機既然是自己去算命的一個誤差,還稱為類似迷信的術,導致衝擊了他自己所謂的“自證預言”,然後對自己以為正確的情況固執求解,要從別處拿到對自己可以自我合理化解釋的證明。來來去去就是不斷重複、重複、重複!)

 

『不過期待你對這些星宿和命盤和太歲為何可以實際影響人呢?當然我期待先生以理性的角度剖解不是民間迷信解釋,當然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看了長篇大論垃圾文羞恥啊!人剛起來被夢境所困容易垃圾廢文,希望你見諒!』

 

(不斷在重複還是一個問題,問題是他把林北看成好像欠他一樣,還說不要讓他失望!人家常說有病去看醫生,就是這種患者了!)

 

(由於要上部落格做題材,我不能在文字上突顯任何已經察覺的反應,否則沒戲,因此我做了簡短快速且認真的回覆,這對我來說不是難事,重點是要看他的反應如何,會不會很爽,我回應如下:)

 

斗數命盤或十年大運或流年也是一個大方向而已,基本衰旺是可以在命盤窺探。但不敢像坊間大師說的般神準,否則算命或易經占卜就變成了宿命論,算了命不能改變也沒啥意義。 木星太歲和命盤或生肖沖犯是種磁場沖剋,理論上當然不好,老百姓尋求禳解也是常態,神廟佛堂順勢而為,讓人求取平安,安撫懼怕心靈,也可以理解。 有些人犯太歲一樣沒啥不順,不一定就有事情發生的。有時事情的順和不順也不一定和太歲有關,人類個別情況的不順也很普通,那有樣樣順的。

 

『哈哈,你還真的很用心的“老師”也謝謝你真的用心解答我問。如果你好奇為什麼我那麼愛長篇大論,其實我是目前在研讀博士生!哈哈,對思辨辯證很看重,而你剖開宗教和玄學這個角度是我恰想看到的一環。所以看到一個可以在宗教界玄學界理性思辨的人,確實感覺很欣慰!』

 

(看,反應果不其然,他果然開始爽了,這裡尤其突顯有一個很明顯的撒謊者反應用字就是「你“還真的”很用心」,一般人是不可能加入“還真的”尤其是“還”這個字眼。明顯有那種“我成功得到答案了”的意味在內。別以為他開始叫我“老師”,如果把引號拿開,你就會發現他其實是說 「你還真的很用心的老師”」,這會讓我錯覺以為是在叫我老師的,他放上引號,就是怕我留意到,說明這是有策略性的,我會慢慢解開。然後又說自己是博士生,對思辨辯證很看重云云。然後就是重複、重複、重複。)

 

我相信看到這裡大家都已經心裡有數這傢伙是怎樣的一個人,已經沒必要再分享他那重複式垃圾回收的文字,看了挺累!

 

其餘的就讓爺直接剖析他的重點唄。因為下來的就已經從Messenger改去用WhatApp的留言對話甚至直接談話,少用文字交流了。

 

這其中他因為看到我小組的拿督公照片分享,突然又轉變成對「鬼神界」和「術法」有興趣,所以短短兩三天他的目的轉變是快速驚人的,用廣東話說就是來“混吉、搵笨”的,但我仍然不動聲色。

 

其中,他問我如何與無形界溝通,我直接說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範圍,完全是隨機性的。這種回答顯然他不滿意,認為我有所隱瞞。他媽的,難不成還要我叫個鬼顯現他旁邊給他看咩?

 

然後在談話中他仍然是一股勁的重複讚歎、奉承、重複言詞、重複目的,鍥而不捨,老實說文字的都厭倦了還來個語音的,我是有聽沒有入也沒去回應。

 

他一直認為只要有“道”所有術、法就可以導正,也就是他一直強調的“見地見解”,不需要學甚麼術法、玄學。既然如此,我的所有見解見地都已經寫在網上,那至少你的程度也完全吸收到差不多,大概也堪稱“得道”高人一個了,那之前何必又要因為執著於斗數干預了自己對號的“自證預言”而執拗發問?然後又一直轉變志向,一下想學這個,一下又問有沒有那個,最後還問我《乾坤心法》的內涵,心態矛盾之極啊。

 

《乾坤心法》既然名之為心法,當然是珍貴的經驗心得,也自然不可能在手機上隨便曝露,我只能大略說有分內外兩個層次,依不同的程度而進行教導,有緣者得之而已,雖然不賣錢,但我要看到有見面的誠意,不可能隨便就透露。他聽後說他開始對《乾坤心法》又有興趣了!老實說,我對他要說甚麼已經沒啥興趣,因為可以兜的我差不多兜完,我只是等待他最後的意圖如何發動而已。

 

他應該知道本身已經詞窮,重複的東西從寫到用講都無數遍了,可能他自己也累了,此時他也許意識到我彷彿在等待甚麼。正巧小組管理員也來訊息和我討論說此人是以假身份入組群,而且非常可疑,問我怎麼輕易發放這種人進來,再說進來後完全潛水沒互動,問我當如何處置?我說他和我在別處互動在先,我這才讓他進去的。此人確實有可疑之處,你等認為該咋辦就咋辦,行使小組權利就是,管理員因此當天就剔除了他。

 

我轉而問精神病患信徒,何以不用真頭像示人,他給我的理由是,那是他的真頭像不過已是很多年前的了,因為少用面書所以沒有update而已,我問可否自拍照片或家庭照數張馬上上傳以表證明誠意?沒想他當場拒絕了,反而叫我晚上約定在某時和他視頻通話。

 

我當下就非常奇怪為啥那麼簡單的要求他會斷然拒絕,就算數天前的家庭照也無妨,不可能手機上完全沒有一張照片,反而反客為主要我去迎合他奇怪的要求,故我沒要答應也沒有拒絕他的要求。另外最奇怪的一點是,此人從一開始到結束都沒有一絲要加我為友的意圖,似乎已經在為自己預留了甚麼退路。

 

他的步驟已經有明顯緩慢甚至停頓,與其僵著沒戲,我似乎應該做些甚麼,好了解一下他的情況,順便逼使他快速出手。因此我簡單的用易經測了他一卦,發現完全一如我早前所預;此人斷不可留,能越早去除就越好,久留之必成大禍。也幸虧他沒有加我長期為友,否則下去更不堪設想。

 

再細看此人用神臨蟒蛇官鬼旺令在上爻處境紊亂矛盾互沖,而白虎子孫剋之,上爻為首為頭,此人精神必有問題,而且必定是個宗教信徒,否則至少蟒毒(宗教餘毒)尚在,現在我幾乎可以確定他是個懷有精神分裂症的信徒,否則就是有憂鬱狂躁症的迷信人物,這恰好也證明我先前的推斷沒錯。

 

當他得知已經遭到封鎖剔除,再也無法在我這裡看到甚麼信息,他需索無度又喋喋不休的廢話也不可能再重複,在他極度空虛無法排泄的時刻,他按奈不住先發作了!

 

他惱羞成怒以我們封鎖他為藉口,說我們不該封鎖他,說我們是畜生、膽小、無恥、下流!

 

其實,封不封鎖一個假用戶或潛水網民是任何社交媒體應用者個人或小組管理員行使的基本權利,從個人來說封不封鎖一個已經原形畢露又粗言穢語的不明人士也是個人權利?道理簡單如此,一個成年人怎會不知?憑啥就不能封鎖你,難道他還真當了自己是總統首相?

 

從客觀角度看,一般人對於別人的封鎖,不至於會憤怒如此,啊對,這也足以證明是他驚慌失措臨時爆發,甚至氣急敗壞之下匆匆找的爛藉口了!

 

對此情景,爺畢竟是見過世面的人,對於一個被確立有精神病的人何必氣急敗壞,爺更沒有舉槍回射,反而只是淡淡回應他說;「於你,我慎重起了一卦,卦情不堪入目,恕我無法詳告,汝且好自為之!」就這幾個字而已。

 

但就因為我引用了「易經」,也就用了一句“不堪入目”,反而射中及觸動了他的神經,他立馬對號入座,無法控制現出原形了!他進一步“發爛渣”,對我舉槍瘋狂掃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海蒼龍(龍爺) 的頭像
雲海蒼龍(龍爺)

雲海蒼龍Dragonyap(龍爺)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