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的授課

 

 

有人問及,你門生多人,如何應對他們,他們又對你如何,可否談談?

 

 

關於這問題,我個人很少談及,尤其在面書,怕傷了大家的心,都避而不談。而今想想,能說出來也好,那至少大家也都知道自己師父的想法。

 

 

我在一九九八那年便開始教課,記得那時是兼職在教,教的還是熟悉的摯友,人數不多,正式開課是在九九年開始。一晃便十多年過去,豈能說沒有感觸,以前是徒弟為了學藝,對師父唯唯諾諾的情況已不再,時代已然改變,現代為師看徒弟臉色,老闆看員工臉色的事,已非新鮮事。

 

 

 

以我個人性格來說,向來對學生從不厲聲相向,也沒有提防之心,有時甚至更像朋友,不像師徒,因此反而更容易受到傷害这是我内人已然料到的事,只是我當時一笑置之。

 

 

因此我曾被學生多次誤解,遭受怨尤,短訊諷刺謾罵,甚至大聲呼喝誨辱,我雖心如刀割,然而每次事發我總能靜心一想,事情終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他目前在氣頭上,待事情平靜后,只要他找回我,我亦會原諒他的。事實上這樣的例子還不少。

 

 


有時我在想,學生也是人,人生在世,能相遇就是有緣,而能多個助緣畢竟不是壞事。時代不同了,現代以其說是拜師,不如說是買師來的恰當吧!也因為是這樣,現在的學生都不會再尊師重道,也不是沒有,但已在少數中了。

 

 

我在最早前教的學生較多,現在反而較少,甚至一對一教導都有,也許教術數的師父也多了,而學過的已經學過,會重新拜師的,除非對術數各家有很深的喜好,但這不在多數,雖說時下人越來越注重風水,但真正發燒而肯來學的有限,其一是學生以成人較多,且大多有家庭與工作,課程長了多有不便,少了又嫌學得不夠多不夠深。

 

 

 

其二是在大馬學生的中文素質實在有限,比不上大陸港臺,教深了進度慢不說,他們倒學的幸苦。其三教導的人漸多,因此若不是有自己的獨門獨特的東西,招生自然就更不容易了。其四,也有少數不是看師資,而是看排場陣容的,非場面豪華不學。

 

 

由於以前個人對電腦全無概念教學的講義大多只能自撰,某些講義則取材自複印一些書籍,但資料還是挺足夠的。但因個人經濟背景不佳,課室是租他人的,亦沒冷氣,可說簡陋相當所幸當年教課的人不多,且多的學生也不會計較這點。現在雖較好些,但也比不得外面的大師授課,人家都講究豪氣排場的。

 

 

早期的學生態度方面壞的不是沒有,但好的可說較多,一些舊生出去後,也會往其他師父那兒鑽,這是個人自由,我從不責怪他們,但求别在新師前道舊師的不是就不錯了,因為這只會損及自己的人格。

 

 

 

也曾遇見喜新厭舊的舊生對我談及新師父如何高明,言下之意是怨我當時功力不過爾爾,聽罷不禁莞爾。我只能說,我也不是固步自封停滞不前的人,我也在求進步當中啊!數十年來的實地勘察也算戰果豐碩,我進步了多少,你怎能得知?

 

 

 

學生之間除非是同班學生,要不然他們大多互不認識,雖然現代科技昌明,社交網路頻繁,但在面子書上有加我的學生還是不多,就算有也是很含蓄的,加了也不常在網上溝通,一些甚至按贊都少,而一些則用暗訊或電郵,仿佛不想讓人知道是我學生似的,當然這是學生個人的自由了。

 

 

 

 

還有一些看他們的網上的發言史原本是踴躍的,但自從加了我後反而寡言了,可能是不好意思吧。當然也有神經質的,會突然在你和他人溝通時,唐突的插入一些刺眼的話語。凡此種種我都會將該段文字直接刪除之,再私訊他們以解說,一般他們都會有自知之明,也免得妨礙其他人的發言。

 

 

 

 

學生們畢業之後各奔東西,有些仍會和我保持聯系,但多數則不會,頂多在過年前夕傳個短訊予你賀賀年,就算很有心了,可惜早期的學生大多都沒好好的和他們合照,不能說沒遺憾!

 

 

2013728日     雲海蒼龍

 

文章標籤

雲海蒼龍(龍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